武藤亚图姆

[闇表] Rebellious

浪跡天涯:


*新社員太好看,求加場&出DVD還要收春夏秋冬番外(彩蛋拜託也收)

*上面碎碎念,教官×老師神萌所以腦洞一下,黑皮王教官×老師AIBO


  吵鬧的學生在朝會正式開始之後就乖乖地閉上嘴巴,站在操場上聽著司令台上的學務主任講話,在教師辦公室只聽見喇叭傳出的廣播聲,遊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將學生的作業整理好,一邊慶幸著自己今年是科任老師而沒有帶班級。

  遊戲望向窗外,風光明媚過了頭,陽光酷辣地曬在操場上,站久了難免要有幾個學生昏倒,如果是級任老師的話也要到班上去看看才行,幸好自己並不用跟著去操場上曬太陽,還可以吹一會兒冷氣,真不錯。

  遊戲將課本跟作業放在一起,看了看時間正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原本只當作背景音的學務主任聲音突然傳進遊戲耳裡:「今天開始,我們學校來了一位新教官,他的名字是亞圖姆──」


  亞圖姆?


  遊戲張大雙眼,趕緊起身離開座位到休息室外的走廊,從高處看向站在司令台上,對學生比出敬禮手勢的新教官。

  遊戲從沒忘記這個名字過。

  因為亞圖姆,是自己高中時期,一直很喜歡,卻沒有說出口的風雲人物。


  亞圖姆,日埃混血,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膚色讓他在人群中顯得特別顯眼,但這並不是讓亞圖姆受歡迎的理由,而是亞圖姆本身就散發著一種吸引人的魅力,成績優秀、體育好,總是擔任意見領袖。但亞圖姆也不能夠算是「標準的好學生」,這個時期的男孩子多少都帶點叛逆,不太喜歡遵守服儀規定或是偶爾翹課亞圖姆也做過。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特別注意他吧。


  遊戲心想,那時候的自己平凡又不起眼,跟亞圖姆完全不同班,自然沒有接近或是到亞圖姆身邊的機會。

  每次放學都會看見亞圖姆在球場上奔馳,一個躍步就輕鬆地帶球上籃,不乏有女同學尖叫,亞圖姆帥氣地與隊友擊掌之後繼續下一波攻勢。

  遊戲已經忘記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有亞圖姆在的地方,眼神就一直在他身上移不開。等到回過神來,遊戲才察覺到大事不妙。

  ──喜歡上他了。亞圖姆。


  可是,這麼優秀又閃閃發亮的人,應該已經有了足以匹配他的女朋友了吧。遊戲一直做著心理準備,以防哪一天聽見亞圖姆女朋友是誰的消息才不至於太難過。

  說也奇怪,這種八卦消息在他們畢業前始終沒有流傳在學生口中。

  隨著高中時期的結束,這份暗戀情感也就隨著時間不了了之,跟亞圖姆分發到了不同的大學,原本就沒有交集的兩個人便越來越遠。


  亞圖姆。


  遊戲在心裡喃喃唸著他的名字,有些遙遠的距離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臉,但遊戲看著身穿軍服的亞圖姆,高中時期的回憶一湧而上,直到朝會解散、上課前的預備鐘響遊戲才回過神來,趕緊帶著自己的教科書到任課的班級去。


  遊戲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著字,挑出課本裡的重點再做補充,遊戲聽見學生們低頭做筆記的沙沙聲,但還是準確無誤地能夠判斷到底哪些學生是在做筆記還是在課本上塗鴉。

  遊戲放下粉筆走下講台,一邊唸著課文,其他同學也知道老師想要做什麼事情,於是非常配合地忍住笑聲,直到遊戲走到城之內身邊,停下腳步,敲了兩下城之內的桌子。

  「哇!」

  「城之內,你畫的圖真的很好看。不過請你下課之後再把真紅眼黑龍畫完好嗎?」

  「哈哈哈──」聽見同學們的笑聲,城之內惱羞成怒地呿了一聲,用力翻頁到遊戲正講到的地方,擺著臭臉瞪著走回講台上的遊戲。


  下課後遊戲替幾個學生回答完考卷上的問題,準備回教師休息室時,看見遠方迎面而來、著軍服的教官──亞圖姆。

  遊戲倒抽了一口氣,緊緊捏著手上的課本,教官做巡堂很正常、在學校遇到巡堂的教官也很正常,就正常地和他打招呼就行!遊戲這樣告訴自己。


  就這樣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在近到足以看清楚彼此面容的距離時,遊戲面露微笑,微微頷首:「你好。」

  「你好。」亞圖姆禮貌地也給了遊戲一個笑容,雙方都沒有停下腳步,遊戲與亞圖姆擦肩而過之後,亞圖姆踩著軍靴的腳步忽然停止,回過頭去看著遊戲的背影。


  「不好意思,請等一下。」

  遊戲終於也停了下來,滿是疑問的回頭。

  「嗯?」


  「……是,武藤君嗎?」


  亞圖姆這一句話撞進遊戲耳膜裡,太陽烈焰曬得自己頭暈,遊戲覺得是天氣、肯定是天氣熱到讓自己無法思考。


  「咦?我是……」

  「很抱歉突然問這樣的問題,不過我們好像同一個高中?而且還同屆,對吧?」亞圖姆帶著微笑上前,亞圖姆比起高中時期更加成熟穩重,加上教官身分讓他有一種威嚴感,但他微笑起來的樣子還是如同從前一般溫暖,吻合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樣子。

  「是沒錯……等一下,你為什麼會知道我?」遊戲在一來一往的談話當中慢慢恢復了理智,當時全校應該沒有人不知道亞圖姆,不過自己真的是非常平凡不起眼的角色,沒理由讓亞圖姆記得自己才對啊!

  「武藤君寫的文章,我很喜歡。」亞圖姆想了一下,而後開口繼續補充「刊登在校刊上的,那篇〈光の中へ完結する物語〉情節很精采,結局很出乎意料呢,很讓人感動。」

  遊戲感覺自己臉頰一陣熱燙──至少從出社會之後就很少有這樣的感覺,混雜著愉悅與不知所措而交織出來的情緒在自己身體裡迅速流竄著。

  「亞圖姆君那時候是學校裡面的風雲人物呢。」遊戲捏緊了手中的課本,讓自己鎮靜地說出話來,亞圖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年紀小愛出風頭。」


  兩人談話途中學校鐘聲響起,遊戲「啊」了一聲之後朝著亞圖姆擺擺手「我還有課,我先去教室了──」

  「嗯,有空再多聊。」

  遊戲趕緊按下身旁電梯的按鈕,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就快速溜進電梯裡,用力戳著關門鈕,直到電梯門關上才鬆懈自己緊繃的情緒。

  同時也非常想大叫。


  亞圖姆竟然知道自己!還準確無誤地把當時投稿校刊的作品名稱說出來!

  遊戲拿著課本遮住自己的臉頰,感覺整顆腦袋就快要被蒸壞了。

  遊戲幾乎覺得自己已經開始在傻笑了,電梯逐層上升,到達了自己要教課的班級樓層、電梯發出「叮」的清脆聲響時,遊戲用力拍拍臉頰,要讓自己恢復到正常的狀態,然後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若無其事地邁出步伐。


  遊戲在結束課程之後才讓自己腦袋呈現一片空白。然而精神鬆懈下來仍沒有辦法將亞圖姆的那些話語驅逐出自己的腦海。亞圖姆面對著自己的樣子、或是收拾起敘舊神情而恢復教官威風凜然的樣子,都是那麼好看。


  遊戲懊惱地撓撓頭髮,帶著課本跟作業回到休息室時聽見其他老師正在談論學生。

  「唉,城之內又跑去打架了?」

  「聽學生說是這樣,山本老師已經過去處理了。」

  「這次承辦的教官是誰啊?」

  「好像是新來的教官喔!不知道他能不能鎮住城之內呢。」

  「鎮不鎮得住是一回事,新教官今天要抓到城之內應該就很困難了吧!」


  聽聞話語遊戲忍不住嘆了口氣,城之內也是自己任課班級的學生啊──脾氣說上來是差了點,不過認真起來應該會有不錯的成績,為人也是挺正義的,只不過可能用錯了方式。

  不過剛才好像聽到是亞圖姆要去處理這件事情呢。遊戲拉開自己座位的椅子,將學生的作業收進背包裡,分心思索著放學後可能會出現的場面。


  城之內將制服脫掉,隨手一扔就丟在一旁的座椅上,空空的書包也一起丟在上頭,城之內站在籃框前,拍動著籃球,隨後向前拋出一個漂亮的弧度後,上籃成功。城之內想要試試看新教官的底線,故意不跟新教官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於是刻意在學校的籃球場上逗留。更何況這次他出手是因為隔壁校的小混混又來勒索同學,一時看不下去才動手的。


  城之內舉起手,用力將球丟向籃框,發出吵鬧的聲響來吸引別人注意。

  正如城之內所願,老遠就看見亞圖姆不疾不徐走過來的身影,城之內挑釁地笑著。


  「同學,我想現在應該不是體育課時間。」亞圖姆站在場邊,而城之內無視著他的存在拍動籃球,金色的髮絲在陽光下特別耀眼,亞圖姆輕輕瞇起了眼睛。城之內再度舉起手,籃球在籃框上轉了兩圈之後驚險地進了籃框。

  籃球落在地板上,城之內沒去將籃球拾起,只是斜睨著依然紋風不動的亞圖姆。

  「城之內君。」亞圖姆在那一刻直視著城之內,城之內接收到亞圖姆投送而來的銳利眼神,知曉這場戰火一觸即發,城之內倒是等著看亞圖姆要怎麼處理──新教官剛來的第一天就被記住,也算得上是蠻風光的一件事情。

  亞圖姆看了看腕上的手錶,距離放學還有一段蠻長的時間,既然收到了學務處的通知要來抓學生,亞圖姆自然不會就這樣放城之內離開,但城之內看上去也不是什麼好惹的對象,亞圖姆微微勾起唇角,解開了長袖軍服的袖扣。

  「來打一場吧,單挑。」


  城之內有些訝異,但看著亞圖姆已經捲好了雙手的袖子,走進場內甚至已經站定位的模樣,沒有什麼好不接受的。

  「我不會讓你輸得太慘的,教官。」

  「這很難說。」


  遊戲覺得今天放學時間好像特別躁動,學生們在走廊上奔跑、而且似乎都朝著操場的方向。

  「欸、聽說B班的城之內現在跟教官在籃球場上單挑!」

  「真的啦,快過去!教官超帥──」


  咦耶?!

  遊戲驚訝地跟著上前,不知不覺也混在學生群當中,來到籃球場邊,果不其然看見亞圖姆一派輕鬆地運球,城之內不甘示弱地追在後頭,一個箭步上前要將籃球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然而亞圖姆卻做了一個假動作,反方向地甩開城之內的緊迫盯人,準確地上籃,進球。

  場邊爆出一陣驚呼聲,混雜著女同學的尖叫,城之內雙手撐在自己的大腿上,大口大口喘著氣,明明在籃球場上的時間一樣長,但亞圖姆卻面不改色,更何況他身上還穿著看起來就很束縛活動的軍裝跟靴子,城之內怎麼想都覺得不合理、自己怎麼可能會輸──

  城之內抹去頰邊的汗水。


  「城之內君,請去把臉洗一洗,整理好服裝儀容之後,請到教官室找我。」亞圖姆輕笑著拍拍衣服,放下原本捲到手臂上端的袖子,單手扣好袖扣,對著城之內說著。

  「是!老大!」城之內這下馬上轉變態度,向亞圖姆以手勢敬禮之後,迅速抄起原先丟在一旁的制服跟書包。這時候場邊的學生們紛紛交頭接耳,有人歡呼有人掌聲,但亞圖姆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地準備要離開球場時,看見了混在人群之中的遊戲。


  砰咚。

  當亞圖姆站在自己面前,對著自己露出笑容的瞬間,遊戲只聽到心跳的聲音。他甚至感覺得到身旁的學生忽然都安靜下來,視線全部落在兩個人之間的奇妙氛圍上。

  「武藤老師,待會也要來打一場嗎?」

  「啊?我?!我、我不會──」

  「嗯?奇怪,高中的時候你不也常常在球場邊嗎?我以為是武藤君不好意思加入所以才……」亞圖姆單手托著下巴,有些不確定地回應。


  武藤遊戲,一天之內接受到來自同一個人的第二波攻擊。


  隔天開始,「武藤老師跟(超帥的)亞圖姆教官從高中時期就是超級好朋友(版本二: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謠言塵囂直上。


  遊戲是覺得有點困擾,但在亞圖姆沒特別否認的情況下,要是自己太急切地否決似乎會給對方不太好的印象?於是遊戲在學生八卦的逼問下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笑著回應「再問多加一次小考喔」。


  那日早晨遊戲才剛抵達學校門口,站崗的是亞圖姆。

  「早安,亞圖姆教官。」遊戲笑著上前,亞圖姆則是側過身,給了遊戲一個溫和的笑容。

  「早安,遊戲。」

  「!!!!」遊戲驚訝而不自覺地後退了半步,亞圖姆惡作劇得逞地大笑起來。

  「我們是高中時期就非常要好的好同學嘛,對吧,遊戲。我也挺喜歡版本二的。」

  「不要開這種玩笑──」知道亞圖姆話中涵義的遊戲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草草塞了句含糊地回應之後就匆匆鑽進學校裡,留下亞圖姆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是玩笑。

  甚至希望第二個版本才是真實呢。

  亞圖姆在心中暗忖。


歷經波折的換過三次名字最後才定案,不過還會有下篇XD

下篇就要用版本二(此版本二非彼版本二)的「我多麼想成為你的鹿」//////////


照慣例說聲:

我肚子餓了(乾)


Chiling.(2015.10.8)

评论

热度(49)

  1. 武藤亚图姆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