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藤亚图姆

[遊戲王][闇表] 先踩了壘包再說

今夕:

原作ABO設定

* 然而只是個惡搞文

* 是個常識下線的世界

【涉及懷孕梗注意!!】

* 主任知道你等工作時在寫廢文嗎((

--------------------------------


  「另一個我,」

  夥伴準時出現在心房門口,闇遊戲抬眼,揚起一個笑容,又低頭回去整理手上的牌組。

  「我懷孕了。」

  啪啦啦啦啦,好不容易收聚成整齊一疊的怪獸卡們,又紛亂地散了一地。

 
 

 
 

  「夥、夥伴是說──」

  「嗯。」

  凝視著眼前人堅定的眼神,闇遊戲的情緒很快由震驚不可置信轉為憤怒狂濤:「是哪個混帳──夥伴、告訴我,我去──」

  「另一個我你冷靜點啦。」

  抱住狂暴化的半身,遊戲努力阻止對方出去外界:「我、我沒有被別人怎樣啦。」

  本來怒氣沖天的人凍了一下,稍稍找回理智。

  「可是、夥伴不是說……」

  眼前人點點頭,看向他的眼神靦腆起來。

  「……欸?」

  闇遊戲愣了好一陣子,才緩緩舉起一隻手,指向自己。

  遊戲再次點了點頭。

  兩人間的靜默彷彿蔓延了一世紀。

 

  「夥伴,」

  執起戀人的雙手,闇遊戲一臉慎重。

  「我們結婚吧。」

  「欸?」

  「叫海馬那傢伙幫我製造一具身體,然後我們就可以──我就可以──」

  「等、等等另一個我你冷靜點,你的記憶──」

  「那種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有些激動地攬過對方,闇遊戲抱緊了懷中的身體,認真而堅定地許下承諾:「夥伴的幸福,由我來守護!」

 
 

 
 

  KC社長覺得現在他聽到的,絕對是本世紀最荒謬的笑話。

  「遊戲懷孕了。」

  「嗯。」

  「所以你們要結婚。」

  「嗯。」

  「然後還要叫我想辦法弄具身體給你。」

  「對。」

  「……滾!」

  「我們的婚禮可以邀請你。」

  「………」

  「但你不能當小孩的教父,太可怕了。」

  「滾。」

  眼前人顯然把他的逐客令當耳邊風,海馬一陣煩躁,忍不住開口諷刺對方:「你也不想想小孩是不是真的是你的。」

  「我相信夥伴。」

  「……只不過是意識的交流…況且遊戲不是Beta嗎。」

  「關於這點,其實夥伴應該是Omega才對。」

  面前人微微睜大眼,闇遊戲繼續解釋:「夥伴身體的Beta屬性,是融合了Alpha的我和Omega的他所顯出的反映。」

  「這樣的話也不該懷孕。」

  「關於這點,我和夥伴也覺得很奇妙。」闇遊戲頓了一下,露出在海馬眼裡看起來愚蠢無比的笑容。

  「也許是因為我們對彼此的情感太過強烈吧。」

  一定是做了很多次,絕對。

  毫無誤差地精準翻譯了對方的話,KC社長只想放任眼前人自顧自地陷溺在自己美好的幻想中。

 
 

 
 

  「啊,可是這樣喜帖上的名字要印什麼啊?」

  「對耶。」「也是,總不能印兩個遊戲吧。」

  城之內這一問,讓現場原本喜慶的氣氛,頓時轉為嚴肅的沉默。

  「…另一個我,你的記憶、還是──」

  「夥伴,」

  認真地看進對方的眼,闇遊戲堅定開口。

  「不管我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我對你的愛都不會變。」

  當事人羞紅了臉低下頭,其他男性則是或遮住雙眼大叫或猛虧闇遊戲。

 

  不過這個問題很快就迎刃而解。

  當天夜晚,闇遊戲在夢裡尋回了自己的名字。

  於是很快地,有了自己的身體和名字的亞圖姆,就和遊戲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Fin.


评论

热度(64)